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落幕

【】

“既然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孩子,你真是……”

为了改变世界,希望世界对人更温柔些,希望人与人之间可以温柔些,所以动了涅槃…….

忽然出现的老人慢慢变成了一位不过14,5岁的少年。

他拂了拂有些长的黑,金色与酒红色的异色双瞳,看着溢向自己子孙的黑色负面气息,轻轻的张开的手掌。

负面全部向他的身体涌去。

“你是云羽的搭档吧,小阿是吗?”

是、是是……老大。

农药之心曾经被这位云羽的曾祖父瞪过,那时候如同一只巨大魔龙吞噬掉她的那种恐惧现在还存在着。

“嘛,你想成为英雄吗?”

诶?英雄?

“就是以为你爱怎么开炮,都不会有人管哦,只不过你要承担起云羽的责任,这个孩子,不想承担这个责任,该怎么说,作为长辈,我本来就不是那种死板的人……所以,稍稍的满足他吧……”

只是一秒不足的时间,在农药之心的面前,那个云羽的曾祖父就把云羽花了数年编写的程序给完全的编写了出来。

同时不断赞扬着自己的子孙,而云羽在一个淡淡的紫色光球结界呢,身体被一点一点的修复着。

整个空间也塞不下去数据,云羽的曾祖父似乎很轻易的进行了两次改写,并且将云羽布置的所有魔法术式的控制器全部剥夺。

甚至远距离对圣王的摇篮进行修改,连同薇薇欧职权都给予了农药之心。

而农药之心完全想不到,这个少年模样的云羽的曾祖父,居然修改了了术式,将世界按照云羽期望的那样进行改造。

这样的魔法代价更加的沉重,那些数以万亿的负面感情庞大的向这个娇小的少年涌入。

但是如鲸鱼吞水一样的情况就这么在农药之心的面前表现了出来。

最后少年就打了一个嗝,然后什么都没有生。

是的,那个应该是云羽曾祖父的将数以万亿的负面感情完全的吸收了,就他喵了个咪的打了一个嗝没有了。

“嘛,我怎么说也是活了几百年的大妖怪,不对,按种族来说应该算魔人,算了算了,被叫妖怪贤者叫久了,都忘记自己的种族了……那么……”

啪嗒……

打了一个响指。

农药之心仿佛听到耳边响起的声音。

异常与平凡的境界

呃,你做了什么?

“我让云羽变成了普通人,嗯,一些不属于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不想要的东西也要收回呢……”

如同bug一样的存在,这位云羽的曾祖父所拥有的完全是如同神明一样的能力,擅自修改云羽的术式,达成比云羽所期望的更加有效果的情况。

“好了,这下这个孩子身上的枷锁全部都没了……嘛,意外的不想背负什么的孩子,也好呢……这样应该就算完成了吧……”

啊喏,老大,你需要搭档吗?我感觉你意外的强啊。

“不不不,我一点都不强,我的魔力在标准线以下,负面感情就算吸的再多,也不过是另一个给吸收了而已,我会的魔法倒是蛮多的,有千个吧,但别叫我千咒哦,因为千个魔法代表着我有千种姿态……嘛,细节先放一边。”

少年蹲下了身体,拿出了手指戳着自己的子孙的脸蛋。

“嗯,这个孩子还真是令人头疼,你懂不,他拒绝了我太多次,我回去都不好交待,哦,我是气管炎的这件事,不许告诉云羽,还有其他人,不然的话,我会把你分解掉的。”

了、了解!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你只要告诉这个孩子,还有其他人,涅槃的事情,和涅槃确实动了就好,世界在涅槃的影响下,应该会好写吧,这也算是这个孩子努力的结果,不厌恶这个世界,既然世界不美丽,就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只不过太拼命了,那些女孩子可一点都不希望你做到这种地步呢……偶尔的时候坦率点哦……”

少年仿佛想到了什么,农药之心明显的看到少年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个药水捏起了云羽的鼻子,往里面灌下去。

“这样就会坦率点了吧……”

…………

直觉告诉农药之心,这件事也不能告诉云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呐,小阿,这孩子就拜托你了哦,这个世界也是……老实说,挺麻烦的呢……不把他带回去很麻烦的,不过有办法了呢,云羽比较介意自己是半妖的身份,无法和相爱的人在一起,那现在我就让他变成了人,介意自己的异常,我就让他变成平凡,傲娇不坦率,我就喂给他,咳咳,总之这样还追不到女孩子,我就只能绑着他回去去进行交尾行为了……”

交尾……咳咳

农药之心差点爆炸,面前的这位老人果然也是个顽皮的孩子啊,居然对自己的子孙做这样的事情。

“真是的,啊啊,妖怪贤者的工作都忙死了,但是家中老小的更大嘛……你也要知道,无论如何,对长辈来说,他们都会迁就自己的后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