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有问题的墙壁

埃雷萨拉斯北部满是荒草的庭院当中,矮人探险家正在一扇暗门前安放着炸药,这里就是日记中提到的密道所在。

“好了,所有人撤到安全距离!”布莱恩按着自己的帽子,一路小跑到阿尔萨斯的身边,朝另一边看着起爆器的矮人吼道,“嘿,小子,可以按了!”

那边那个矮人听到布莱恩的喊声,连忙用力将起爆器往下一摁,所有人都捂着耳朵俯下身子。

然而,尴尬的是,想象中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并未传来,布莱恩松开捂住耳朵的手,低声咒骂一句,“哦,不是吧,那些该死的地精卖给我的炸药又是过期的?”

这位矮人冒险家一边抱怨一边朝着安放了爆炸物的方向走去,阿尔萨斯眉头一跳,一种极度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升起。

阿尔萨斯五指张开,一道圣光凝结的屏障在布莱恩周身凝聚,布莱恩看了眼身边的圣光屏障,失笑道,“不至于不至于,我可是放炸药的老行家了,这种事情我遇见过不知道多少——”

“砰!”

一个黝黑的球形从爆炸的火光中飞出,不是布莱恩又是谁?

矮人在地上滚了三圈,才被同行的队友扶住,布莱恩一脸焦黑,吐出一口黑气,差点没翻白眼,“咳——咳——!好吧,下次我还是注意点比较好。”

阿尔萨斯无奈地看着被爆炸的冲击震飞的布莱恩,虽然没有他的圣光防护,这个继承了铜须氏族血统,皮糙肉厚的矮人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免不了受点轻伤,头晕目眩一阵。

好在虽然起爆器的引爆有点问题,炸药本身并没有出现故障,封闭的大门成功被矮人们轰开,这可比高等精灵法师们破除魔法封印来的快的多。

算上搬运炸药的时间,也不超过半个小时。

在密道的暗门打开之后,似乎是空气的流动触发了里面还保存完好的魔法机关,那原本处于熄灭状态的魔法灯竟是一盏接一盏的亮起。

布莱恩在刚才的爆炸里其实根本没受伤,只是看上去狼狈而已,他拍了拍身上的黑灰,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下,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密道面前。

“等等!让我先来看看——这种密道一般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机关,会非常的危险,这种事情交给我这种专业人士来就可以……喂,你们两个怎么直接走进去了?!”

阿尔萨斯和凯尔萨斯无视了站在通道外侧左右观察的布莱恩,从他身边进入了通道,凯尔萨斯进入之前还微笑着,十分亲切地说,“啊,那本日记上有提到,这里与其说是密道,不如说是图书馆的管理员和那些法师们的私人快速通道,这种魔法灯也是常用来装饰这种通道的款式。”

布莱恩满头黑线,“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为什么现在才说……而且,既然只是个快速通道的话,就不用装神弄鬼地说成密道了!!”

凯尔萨斯依旧很有耐心地说,“日记主人所用的词语在古萨拉斯语中确实是密道的意思,但在他其它的记录中,却又显示这是一条供工作人员和法师使用的快速通道。”

“还是小心一点为好,”阿尔萨斯进入通道后,先是四下观察了周围,“日记的主人是个胆敢违抗当时法师禁令的疯子,我们不能奢求这种人留在日记上的东西都是真的。”

“你说的没错,”凯尔萨斯也是深以为然,他都有些无法想象,在与巨龙军团的关系上,就算是古代的精灵们也维持的相当谨慎,能活捉一只龙来实验的法师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

只是,现在有个疑问都埋在两个人的心中,为什么这名法师通篇只有一次用了“密道”这个单词,之后却再也没有使用过了,究竟是用词错误,还是故意为之?

布莱恩随手点燃了一根火把,举在手里,如果火把熄灭的话,也算是个警示,这种密道他钻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也基本知道有可能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也不知道是不是古代精灵的建造艺术登峰造极,尽管被封闭了很长的时间,却并没有出现氧气缺失的现象,似乎在这大门被紧闭的漫长时光中,整个走廊还维持着通风。

布莱恩一边走一边赞叹着这条古代走廊,由于封闭的原因,这走廊中的建筑风格保持的相当完好,除了那些氧化褪色的彩釉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损伤。

阿尔萨斯走在走廊中的时候一直保持着较高的警惕,神秘法师的日记已经让他的神经紧绷,他总感觉埃雷萨拉斯隐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那很可能是现在居住在埃雷萨拉斯里的上层精灵都不知道的事情。

走着走着,布莱恩突然在一面墙前停下了脚步,他皱着眉头打量起这和其它地方的墙壁没有什么差别的墙面,将火把插在了一旁的砖块缝隙里。

“怎么了?”

“呃……这块墙面有点说不出来的奇怪,”布莱恩伸出右手在墙面上轻轻地扣了扣,然后将耳朵贴了上去,“总给我一种……很突兀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矮人的直觉作祟,还是布莱恩的经验使然,他经过这面墙壁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了跳。

“声音?这应该不太可能,按照古代精灵的建筑风格来看,这条走廊是与埃雷萨拉斯北城区的建筑成一体式的,”凯尔萨斯也来到了布莱恩驻足的墙面前,“也就是说,这墙后面要么是建筑物,要么是泥土。”

“建筑和泥土……等等,没错,这面墙确实有问题!”布莱恩拔起了插入砖缝的火把,退后两步,朝阿尔萨斯说道,“阿尔萨斯,用你的战锤敲击这面墙!”

阿尔萨斯握住战锤,向凯尔萨斯问了一句,“没问题?”

凯尔萨斯轻轻点头,“这面墙的损毁不会影响整个走廊的稳定性。”

“那就试试看。”

战锤在阿尔萨斯磅礴的力量驱使下,将阻挡在锤路上的空气直接震散,战锤的锤头直接嵌入了墙面,整块墙壁从落锤点的位置放射出裂纹,连整条通道似乎都颤动了一下,这一锤的威力可见一般。

阿尔萨斯面不改色的从墙面里拔出战锤,带出了一地的碎石,布莱恩的神色一变,从碎石中挑拣了什么东西,递给了一边的凯尔萨斯。

看清布莱恩地给自己的碎料,凯尔萨斯在手中搓了搓后,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向阿尔萨斯说,“这面墙的确有问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