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其实都无所谓

平克曼当然知道得尽快,可他饿的手脚发软,刚爬到窗边就不慎踩空摔了个跟头,动静闹得有点大。

小凯莉第一时间跑到门边观察,片刻后才朝他做了个手势:“快走,快走吧!”

“不,我不能就这么离开!”这时,平克曼先生突然又闹出幺蛾子:“小凯莉,你和我一起走吧!这里不是个好地方,他们这些人都是冷血的动物,根本不在乎我们,我带你去阿拉莫海,我在那里有认识的人,肯定比这儿好得多!”

小凯莉强忍着没有吐脏话,催促道:“快走吧!我爷爷会保护我的,你不用管我,他们就快过来了!”

舱门的窗户能看到老约翰和本杰明两个白大褂正朝这边走来,平克曼犹豫了一会,爬上车窗:“小凯莉,我会来找你的!”

目睹平克曼踉踉跄跄的跑远,小凯莉这才躲进了货舱的角落。

为了避开完事后又开始巡逻的麦克,平克曼不敢朝火车头方向逃跑,而是从车尾顺着铁路逃窜。

头顶酷烈的太阳将铁轨晒得滚烫,平克曼没有鞋子,仓促逃离了列车的视野范围后,就一屁股坐到铁轨上,顿时烫出了女高音:“妈惹法克!法克,法克法克!”

跳起来后又险些把脚给扭到,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坐下,看了看脚底板都是水泡,而且也沾染了不少鲜血。

他感觉就这个情况,根本跑不了多远。荒漠廖无人烟,而且真要出现个人,指不定还是丧尸。

平克曼非常沮丧,但一想到重获自由后的美好生活,又给自己打气道:“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到了阿拉莫海,大不了向怀特老师认个错,他不会见死不救!”

忍着双脚的酸痛,在铁轨上又步行了十多分钟,他感觉头重脚轻,似乎快坚持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希望的曙光出现。

一辆黑色SUV沿着铁轨缓缓驶来,平克曼见状赶忙挥手:“嘿,嘿!”

车子在他身边停下,近距离一看,平克曼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人?”

驾驶室里挤得满满当当,两个人以古怪的姿势相互搂抱,勉强握住方向盘的是个短发小哥,朝平克曼说道:“我记得你,你是昨晚那伙人抓到的俘虏吗?”

毫无疑问,这辆SUV上的乘客正是昨晚火车上的研究人员,他们上路后也不敢乱跑,短发小哥很机灵,说跟着火车走比较安全,但也不敢贴得太紧,于是一路来到了这儿。

“NO……”平克曼刚想说自己不是俘虏,但立刻改口:“没错,那群贱人把我抓起来了,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受害者,嘿,帮个忙行吗?”

短发小哥艰难的摇摇头:“你也看到了,车子都快要爆掉,我甚至不敢开车门,人掉下去根本挤不进来了。”

“听我说好吗!”平克曼舔着干裂的嘴唇,说道:“你们能逃到哪儿去?火车就停在前面不远,你们再开过去肯定要被他们打死的!相信我,那群贱人无恶不作!我能带你们去个安全的地方,就在阿拉莫海,离这里并不远!”

短发小哥犹豫了一会儿,同伴七嘴八舌讨论起来,半晌他们达成了共识:“好吧,好吧,我们可以让你搭车,但你得去车顶上,否则免谈。”

平克曼看了眼被太阳照射的似乎有些冒烟的车顶,吞了口口水,挤出笑容道:“OK,OK!”

烈日下,荒漠尽头似乎气体蒸腾,空间扭曲,这里没有公路,只有简单的两条车辙勉强能开车。

一只蝎子在车辙里艰难赶路,突然头顶被黑暗笼罩,车轮无情碾压过去。

皮卡车的驾驶室里,郑玄眯了眯眼睛,副驾驶上的老麦克说道:“让我来开吧,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他们在荒漠中已经行进了三个多小时,途中倒是没有遭遇甚么危险,但枯燥的行程难免让人有些发困。

“没事,没事,就快到地方了。”郑玄从后视镜瞥了眼,小富躺在后座睡得很香,“这家伙好像从来没有紧张的时候。”

“我听说他们都是抢劫的老手,干过很多大案子。”老麦克挑眉道:“能够活到现在,说明他们确实干得不错,而这一行最基本的要求就是胆大妄为。”

“听起来你好像很熟悉道上的规矩?”郑玄说道。

“或许吧,我曾经也想过辞职。”

“然后呢?”

“没有然后,一个老家伙难道还能像年轻人一样,可以随便辞职和跳槽吗?”老麦克耸耸肩:“或许没有这次灾难,我会成为像他们这样的人。”

“坏人?”

老麦克摇摇头:“或许吧。”

“因为钱?”

“当然,因为钱。”老麦克用手摩擦着脑门:“我要给小凯莉留下足够多的钱,在我死之前。”

小凯莉家似乎并不是很缺钱,郑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一个经历了很多的沧桑老头,无论做出什么选择,肯定是有他非这么做不可的理由。

“那么你呢,你为了什么?”老麦克突然发问。

“What?”郑玄瞥了他一眼:“我没有孙女儿,也不是抢劫犯。”

“你车上的物资都是给一个人准备的,为什么最后不断扩大团队?”老麦克看人很准:“我看得出来,你更喜欢一个人,而不是现在这样。”

“人不是总能按照自己的喜好生活,对吗?”郑玄语气平淡道:“一个人也好,一个团队也好,我其实都无所谓,只要能活着,能活得更好。”

老麦克点点头:“该叫醒他了。”说着伸手推了小富一把。

“到地方了吗?”小富爬起来左右看看:“没错,没错,我的改车行就在前面不远!”

“OK,做好准备。”郑玄踩刹车,没有开进前方的建筑群,而是将车缓缓停靠在了一处土坡下方,“我们先观察下前方小镇的情况。”

小富留在车上,郑玄和老麦克各自带上狙击枪,选好位置后就趴在土坡上用狙击镜观察。

“情况不错,镇上很安静。”郑玄通过耳麦汇报:“我好像看到了改车行,小富,你的改车行在一家折扣店对面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