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平克曼顿悟

“爷爷吃不了太多东西,你吃吧。”老麦克将面包塞到她手里,关切问道:“你感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有些感冒了?”

探了探她的额头,温度正常。

“没有,我肚子有点痛,我可能拉肚子了。”小凯莉很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有点臭臭的哦。”

“没关系,我带你去厕所,现在我们有厕所了,很开心吧。”

火车上当然是有卫生间的,这让团队里的女性还小孩都方便了很多。

小凯莉摆脱了老麦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不用管我,这里很安全,你去睡觉吧。”

“小凯莉懂得心疼爷爷了。”老麦克很开心,在孙女儿的坚持下没有再陪他,孩子长大了就开始注重隐私,老麦克也确实累了,亲了亲她的额头就转身离开。

小姑娘跑到车厢门边,亲眼看着爷爷走远,可爱的小脸上笑容立刻消失,默默从小裙子底下掏出了一把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她低头看了看手枪,怕被其他人发现,又赶忙藏到身后,一边窥探其他人的反应,一边小心翼翼的来到了最后一节车厢。

这里没有电灯,里面装有科研设备以及失去了行动力的平克曼先生。

车厢上有锁,但已经被郑玄一伙人给破坏了,所以小凯莉畅通无阻的进入了车厢,直接来到平克曼跟前,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俯视着这个邋里邋遢的男人。

不过才几天时间,曾经的嘻哈青年,现在已经是胡子拉碴,头发杂乱如鸟窝般的流浪汉,他像是死了一样躺在角落里,一动也不动。

咔哒。

子弹上膛声在这安静的黑暗里很清脆,平克曼默默抬起了头,乱糟糟的头发披散下来,遮挡了视野,只看到了消音器的枪口。

“YO,终于要杀了我吗?快动手吧!为什么不开枪!”

他声音格外沙哑,语调带着嘲笑:“你们一直都瞧不起我不是吗?在你眼里,我或许没有一发子弹重要,为什么不用刀捅死我呢?”

枪口微微颤抖,小姑娘冷漠的声音从枪口后面传来:“我杀了你,我和爷爷就会被赶走,你说得对,你没有子弹值钱。”

平克曼顿时愣住,甩了甩头发,看清了这张可爱又冷漠的脸:“小凯莉!”

“我永远都忘不了你朝杰瑞开枪的场景!”小凯莉收起了手枪,偏开头,眼神不自觉的瞥向门口,轻声道:“我要你活着,永远活在自责和愧疚中!”

“呜呜呜……”平克曼先生泪流满面:“小凯莉,求求你杀了我吧,这样我们都会解脱了!”

他突然又疯狂摇头,哽咽着哭喊:“NO,NO,NO!你还只是个孩子,不能成为杀人凶手,小凯莉,你只要把枪塞到我手里就行,求你!我会让小杰瑞得到安息!”

“你没有一发子弹值钱。”小凯莉重复了这句话,低着头道:“他们不会让你活着的,我听到他们在谈论,等到了阿拉莫海,就会让我爷爷杀了你,为了吉米还有小杰瑞。”

平克曼先生不再挣扎,笑得有些勉强,也有些不甘心:“哈哈,是吗?这些贱人果然是这么想的!什么承诺都是狗屁!但这样也好,这很好……”

小凯莉似乎做好了心理准备,抬头盯着他的眼睛:“我会放你离开的,有机会的话,我会偷到手铐钥匙,你走吧。”

“What?”平克曼先生难以置信,跟着就和老麦克一样被感动了:“小凯莉,哦,你可真是个善良的天使,我对不起你还有小杰……”

“别再提这个名字!”小凯莉皱起了鼻子,眼神像是凶狠的母狮,死死瞪着他:“永远都不要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一定会报答你,不,我会赎罪的!”平克曼先生痛哭流涕。

或许本杰明博士是对的,人怕死不在与你怎么想,而是因为你的基因在挣扎在呐喊,它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而你不过是辆车,一架飞机,外骨骼装甲或什么其他的载具罢了。

死到临头时,平克曼觉得自己顿悟了,他要用自己的下半生去赎罪!这将是他以后的人生价值。

凯莉与他对视了片刻,最后还是移开了视线:“我会寻找机会的。”丢下这句话就默默离开。

关上了货舱的门,她背靠在门上,低着头,手上紧紧捏着手枪,指头发白。

小姑娘用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说:“下次不会了,下次会一直看着你的眼睛!一直看着你!”

火车平稳行进,夜间很安静,其他人都在休息或做事,没人知道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正在迅速蜕变成长。

夜间十二点,火车停在了一片荒漠之中,这里已经进入了赛诺拉沙漠范围,小富的改车行已经近在咫尺了。

大家得养足了精神,等待明天的到来。

安排好值夜的人选后,郑玄就去休息了,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在火车里有了私密的房间。

赫敏小姐穿着干净的白色研究人员制服,正斜靠在床上,戴着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一副金丝眼镜,正聚精会神的看书。

书封上写着《自私的基因》。

似乎没有察觉到郑玄进来,她随意的侧了侧身,白大褂从小腿往上撩起,露出一双黑丝。

“演技不错,很像个女研究员。”郑玄上前,解开了身上披着的雨衣:“你真的能看懂这上面的东西?”

“额,我不是很懂,但作者在我们国家很出名,他是皇家科学院的院士,也是牛津大学的教授。”

赫敏小姐放下了书,朝郑玄露出甜美的笑容:“你刚刚不知道,那两个博士向我们科普了一些丧尸病毒,哦不,应该是丧尸细菌的事情。”

“是吗?”郑玄凑过来,从她手里接过了这本书。

“我刚刚烧了热水。”赫敏小姐的暗示较为明显,黑丝轻轻勾搭过来。

郑玄却被这本书所吸引,这其实是一本科普类的著作,并非充满了各种专业词汇,没有一定知识量才看得懂的专业书籍。

上面阐述的一些理论,正如之前本杰明博士所说的那:唯有基因才是永恒,生命只是载体。

“已经很晚了。”赫敏小姐竭尽全力的暗示道,她内心有些不安,难道自己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了?

“很有趣的书。”郑玄将书页合上,“但也该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