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猛烈交火

皮卡车后车厢天窗打开,麦克穿戴全身防弹衣,操控着重机枪升起,还不忘大声朝郑玄说道:“伙计,你的车子简直就是个宝藏,拥有这辆车,就算鹰联储也根本难不住我!”

又是鹰联储,郑玄朝对讲机提醒道:“你小心点,枪声会很大,不要频繁开枪。”

话音未落,急促又剧烈的机枪声压制了周围吵闹的杂音,麦克第一时间解释道:“不是我!他们先动手了!”

“我看到了,快还击,快还击!”郑玄、小富以及莱斯特和平克曼都不约而同的大喊起来。

车子上空盘旋的武装直升机见皮卡车伸出重机枪,立刻先发制人,二话不说就开始扫射。

幸亏车子行驶在狭窄的巷道中,左右房屋楼道遮挡,只有零星的流弹以及破碎的水泥块波及到车子,否则要是被直挺挺的扫射,改装加固过的皮卡车也顶不住啊!

架在后车斗的机枪射击角度很灵活,麦克摆好角度就对准直升机开火。

两方都是重火器,交火动静极大,周围玻璃破碎,房屋受损,轰鸣声不绝于耳。

街上逃难的人群越发混乱,而丧尸群也受到惊动,纷纷向这边赶来。

“Asshole(混蛋),混蛋!都去死吧!”

麦克疯狂扣动扳机,他此刻正需要好好发泄一番。连成一串的子弹将旁边楼体给打破一角,直升机躲闪不及,驾驶室被瞬间击穿,驾驶员脑袋爆浆,死的透凉。

无人驾驶的飞机呜咽了两声,而后便一头撞上大楼,耀眼的火球腾空升起,爆炸的音浪和余波将麦克的眼镜都给震碎了。

“Nice,麦克,快下来!”郑玄吩咐道:“小富,抓紧时间离开市区,我们接下来恐怕不太好受。”

官方的威胁暂时解除,但别忘了这座城市里最大的敌人是丧尸。

爆炸很快就吸引了庞大的丧尸群,而这附近又是一片商务中心,不远处还有好麦坞的制片厂,人流量很大。

丧尸从四面八方包裹而来,无辜的幸存者们像是被面皮包裹的饺子馅儿一样,根本无处可逃。

而一旦遭受丧尸袭击,很快就会变成其中一员,如此一来根本用不了多久,这片区域将彻底沦陷!

更要命的是,军方不知接到了什么命令,竟然也开始派遣人手进驻这一带。

他们恐怕还没意识到形成规模的尸潮有多么恐怖和可怕,这时候企图阻拦、剿灭丧尸的行为,除了让尸潮更加壮大外,毫无作用!

当富兰克林驾驶皮卡车冲到城际高速上时,后方激烈的交火声响彻天空,面对越来越多的丧尸围攻,官方不得不放开重火器限制,甚至在城区动用了榴弹炮!

“这太疯狂了,他们打算把这座城市的所有人都杀光吗?!”平克曼从车窗看到外面的惨状,不由头皮发麻。

成百上千逃难的人群在和平年代根本见不到,尤其是在这座繁华昌盛的天使之城,几天前谁能想得到会变成充斥着血肉与火药的地狱呢?

主干道早已被车辆堵塞水泄不通,处处都是绝望的哭号,时有丧尸冲进人群大肆杀戮,也有军方不计伤亡的凶猛火力,两相结合下,幸存者们九死一生。

“如果从理智的角度分析,杀光所有活人,或许能够抑制丧尸病毒的蔓延。”莱斯特推了推眼镜说道。

郑玄摇摇头:“你错了,只要尸体没有彻底腐烂成骷髅,感染病毒后照样能爬起来变成丧尸,你必须记住,我们遭遇到的已经是全新品种的怪物,与电影中丧尸完全是两码事!”

在众人沉默时,他补充道:“这,就是世界末日。”

因为整座城市的交通彻底瘫痪,出城变得十分困难,所有还活着的人都想要出去。

而天快要黑了,黑夜下不依靠视觉的丧尸自然要比白天更加凶残,一夜过不去,不知道这座城市又将变成什么景象?

多亏了小富高超的驾驶技术,以及郑玄提前做足的准备工作,皮卡车艰难行进,却也不至于被堵在什么地方。

在日落时分,车子驶入了城东区的一间小车库里。

“休息一下吧,我们终究不是机器人。”郑玄提醒道:“麦克,后车厢里有食物,就在靠前的大箱子里。”

“你说的该不会是这些砖头吧?”麦克打开箱子,里面是码的整整齐齐的一块块黄色不明物体,拿起一块发现还挺重。

“军用压缩饼干,一块就足够我们吃的,后面有简易燃气灶,放水煮一煮口感更好。”郑玄介绍道。

这种食物能够提供丰富的营养和热量,并且容易储存,郑玄当然准备了不少。

麦克耸耸肩将燃气灶和水搬出来:“你居然带着满满一车的物资……”

“现在就派上用场了不是吗?”郑玄帮忙一起煮饭。

压缩饼干看起来就不像是很好吃的样子,用水煮过后一块成年人巴掌大小的饼干,膨胀后占满了小锅,飘散出的香味儿却让人食指大动。

主要都是饿狠了。

今天一天都在奔波或战斗,体力消耗很大,自始至终都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自然都饿得够呛。

拿着碗排队打饭,轮到平克曼的时候,他突然发神经把碗给砸了:“我可不想吃这种鬼东西,哪怕是炸鸡也好,我可以去买的,OK!?”

“伙计,你现在有口吃的已经很好了,或者你可以去买炸鸡,记得给我带一份。”富兰克林摆摆手,稀里哗啦的吃的很开心。

平克曼其实也在吞咽口水,就是心里一股无名火,感觉诸事不顺。

偏偏除了小富外,根本没人理睬他,包括两个孩子都在埋头吃饭。

不管痛苦也好,绝望也罢,都没法当饭吃。

“好!我现在就去!”平克曼先生吸了吸鼻子,上车带上枪,来到车库外犹豫了两秒,埋头离开。

“我猜这小子绝对不敢跑远,肯定躲在附近的某个角落。”富兰克林一边说着一边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朝郑玄抬了抬下巴:“你的压缩饼干味道挺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