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第一次尸潮

郑玄举目四顾。

眼睛快速的在四周扫了圈,除了倒地不起的丧尸,尚有五头丧尸从四周袭来,站位都很松散,但却封锁了郑玄逃脱的路线。

“得让这些怪物集中起来!”

他打算依靠这座低矮的围墙与丧尸们周旋。

“吼!”

一头女性丧尸披头散发,身上缠着血色布条,上半身趴在墙头上,直接伸出脑袋,张嘴用参差不齐的牙齿朝郑玄咬来。

砰砰砰!

最后一个弹夹朝这丧尸的嘴巴宣泄而出,脑袋像是破碎的西瓜般应声炸碎,身体也被震下了墙。

然而很快就又有两头丧尸翻过围墙冲了过来,郑玄从草坪上搜寻到铁锹,直接铲飞了一颗脑袋。但没了脑袋并不影响丧尸的攻击性,任由鲜血喷涌,双爪依旧向郑玄抓来。

一脚将其踢倒,但郑玄身体还是很虚,反震的力道也让他自己摔了个跟头,立刻就有一头丧尸瞅准机会,抓住了郑玄的脚!

“滚开!”

郑玄穿着鞋底很厚的高帮靴子,这玩意可不好脱下,只能用铁锹进行阻拦,因为是躺在地上的,所以也不方便用力。

丧尸的力量极大,郑玄刚开始用铁锹挥舞击打这家伙的脑袋,但效果甚微,被丧尸像拖沙包一样拖拽,于是只好用铁锹插进土里,稍微能阻挡一下拖拽的速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丧尸大多都没脑子,比懂得捕猎的猛兽还不如,这头面目狰狞的丧尸已经抓住了郑玄,只要低头就能啃肉吃,但这丧尸极为执着,不想啃郑玄的脚脖子,血色的双眼自始至终都紧盯着郑玄的喉咙。

得益于此,郑玄暂时免了遭到感染的威胁,但见又有两头丧尸冲过来,情况就凶多吉少了!

“给老子滚呐!”

郑玄脸上涨红,屁股垫了一下,弯腰用另一只脚狠狠踹中丧尸的脑袋,乘着丧尸略微踉跄的当口,拔出铁锹一个横扫,击中了它的小腿!

这下用出了吃奶的劲,听得咔嚓脆响,锋锐的铲子直接给腿骨打断了!

丧尸没有痛觉,但失去了平衡,顿时就栽倒,正有另一头丧尸饿虎扑食而来,两头丧尸撞成了一团。

郑玄顺利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就跑,屁股后面跟着四头丧尸,郑玄简单算了下,他已经解决四头丧尸了,可这玩意儿没完没了,别想杀干净!

绕着屋子跑了一圈,终于是将丧尸都吸引到了屁股后面,秦王绕柱的技能对付这些没脑子的怪物非常好使,只要你体力无限能一直绕下去,理论上就永远不会被丧尸咬到……或许吧?

总之郑玄抓住了机会,再次翻过围墙,冲到L家门前,冲着摄像头拼命挥手。

有黑小子富兰克林的前车之鉴,郑玄当然不敢大声呼喊,却不料摄像头传出小富的声音:“Hey,是你吗伙计?你开口说句话!”

郑玄回头瞥了眼,丧尸已经翻围墙准备过来了,只好冲着摄像头说开门,结果小富却道声音太小,他听不见。

“这怕不是在故意刁难我?”

如果不是皮卡车附近又有丧尸出现了,郑玄这会儿绝对调头就走!

“是我!蠢货快开门!”

要不是手上的枪没子弹,郑玄也绝对冲着眼前这扇该死的门疯狂扫射!

“OK!伙计,我听到了,我必须这么做,你懂的,那些丧尸都不能说话,所以我得确认你还是你……”

黑小子当场来了段饶舌,赶在郑玄快要被丧尸抓屁股的当口,门终于开了。

郑玄立刻冲了进去,富兰克林倒是配合默契,让开郑玄后,立刻就朝着丧尸一顿扫射,他换上了一把威力颇大的自动步枪,直接将一头丧尸给打成了筛子。

“嘿伙计,我给你看个宝贝!”小富抽空朝郑玄挤眉弄眼,牙齿贼白,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小球,不等郑玄制止,拉了保险栓就扔了出去。

轰!

血肉横飞,这枚手雷几乎是在丧尸脸上爆炸,毕竟这些没脑子们也不会躲避,三头丧尸直接上天,化作血雨纷纷洒洒。

“快住手!”郑玄被声浪冲击的有些耳鸣,晚了一步没能阻止黑小子,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在富兰克林得意自夸的时候,赶忙将门给关上。

“兄弟,你看到了吗,简直酷毙了!哇哦,就像是在打正义杀手6一样!”小富兴奋的手舞足蹈。

或许大鹰国的黑小伙们都这样,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明明之前还为自己好友的死而悲痛不已,这么快就已经走出来了。

郑玄心想,这小子对废土末日的适应力应该会很强。

不过这也改变不了刚刚富兰克林干了件蠢事的事实,郑玄懒得理睬他,也顾不上和小胖子L打招呼,直接来到屋子的窗户边朝外观望。

“你真的来了!我记得你叫鲍勃?杰瑞?算了,不管你叫什么,这次都太谢谢你了!你可以叫我莱斯特,朋友们都这么称呼我。”

小胖子L拄着拐棍踱步过来,十分满意刚刚郑玄的表现:“你知道吗?我本来打算拉你去干一票大的,但很担心你是不是我要找的人,现在没问题了,你连这些丧尸都能轻松解决,鹰(美)联储对你来说肯定也不算什么!”

富兰克林跟着帮腔道:“是的,是的,鹰联储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伙计,你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我的伐木累专门干大事的!你真应该加入我们,一起去把鹰联储给抢个精光!”

“你们的终极目标该换一个了。”郑玄观察屋外的情况,头也不回:“如果这次冲不出去的话,希望你们能去把地狱也抢劫一空。”

“什么意思?”富兰克林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莱斯特朝窗外看了看,惊呆了:“天呐!”

屋外的场景有些壮观,一大波丧尸正如潮水般,从周围的房屋里、街道上,以及各个角落钻出来,像是赶去沃尔玛抢购限时低价商品一样,齐齐涌了上来。

“尸潮啊!”郑玄用华语感叹了一声。

前世他亲眼目睹过极其庞大的尸潮,与之相比眼下的小场面根本算不上什么,不过在后来躲到深山之中后,尸潮就很少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