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中文网 > > 柯南之以吾之名 > 章节目录 第章一百五十八章 做套
    “门锁没有被撬动的痕迹,屋子里也没有鞋印,看来那个人是脱了鞋进屋的,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熟人作案了。啊,老师你就不要进来了。”

    我一边跟在柯南的后面拖鞋进屋,一边止住一脸苍白却仍要勉强自己进屋的小林老师。

    “诶?”

    小林老师不解地看着我。

    “对于和被害人有过接触的老师来说,如果现场发现老师遗留的毛发一类的东西,你就会沾上犯案的嫌疑了。”小哀对着满脸懵懂表情的小林老师解释道。

    “老师你还是先报警吧。”

    “我们只是小孩子,报警的话,警察很容易不重视的。”

    步美、元太和光彦开始七嘴八舌地对着小林老师发起建议来。

    这些小鬼,跟在柯南身边的时间久了,已经开始脱离普通小孩的范畴了啊……普通的小孩子,现在正常的反应难道不应该是尖叫吗?

    我哭笑不得地回头看了一眼被几个小孩子簇拥着打电话报警,却依然惊魂未定的小林老师,不由得摇了摇头。

    “摇头做什么?难道你有什么发现了吗?”查看完尸体的情况,柯南转头看向我。

    “发现了一点小小的细节,这应该是一起临时起意的冲动杀人,且是熟人作案。”我【首发网站http://www.2000book.com】。

    “这么讲?”

    “你看看门把手那边。”

    柯南随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门把手的下方,一抹红色的血迹异常扎眼。

    “急着逃离现场,连手上沾了血都没注意吗?原来如此。”柯南了然地点了点头。

    “你呢?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说着话,环顾了一下房间里的环境,稍微有些凌乱,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典型的单身汉的独居出租房。

    “嗯,有一点,你来看他的这个伤口。”

    我随着柯南的指示看过去,杉森政人脑袋上一个豁大的凹陷异常地显眼。

    “钝器打击致死啊。”

    “嗯,不出意外的话,凶器应该就是那边那个照相机的三脚架了。”柯南一边点头,一边指了指尸体不远处的三脚架。

    “外行人果然是靠不住啊,既然不小心杀了人,要么就乖乖去自首,要么就把现场清理一下啊,最起码也要把四溅的血迹收拾一下吧。”

    看着一片狼藉,惨不忍睹,痕迹多到爆炸的现场,我忍不住撇了撇嘴。

    “以这种喷溅状的血迹和尸体的状态来看,只要让鉴识科的专家鉴定一下,不但可以明白犯人使用的力量程度,甚至连犯人的身高都可以用角度大致推算出来,啊,这里的电话按键……”

    话说到一半,我猛然发现,这个屋子里电话的留言按键上,居然还有一处喷溅状的血迹被人为地抹掉了。

    “嗯,你想的没错,杉森先生的手上没有血迹。”柯南肯定了我的想法。

    “这个蠢贼没救了,居然还敢自己伪造蹩脚的不在场证明。”我忍不住以手扶额。

    “回吧,这个案子交给警察,就算再怎么蠢的警察,调查起来也不会超过三天的。”我扭头对柯南道:“最近我貌似惹小兰生气好多次了,这次乖乖地早点回去,说不定还能骗一顿汉堡肉吃。”

    “喂,等等!”

    我刚转身,就柯南一把拉住了后衣领,猛地把我拽得一个踉跄。

    “怎么了啊?”七扭八扭,以一种抽风一样的姿势好不容易找回平衡的我,没好气地白了柯南一眼。

    真是的,这么多妹子面前,我不要面子的啊。

    “这个案子还是尽快了结掉吧,毕竟孩子们都在看着,如果不处理妥当,我怕在他们心里留下阴影。”柯南凑到我耳边,小声地对我说道。

    阴影?

    我听到这句话,忍不住转头看向门口。

    元太——一脸兴奋。

    光彦——两眼冒光。

    步美——满含期待。

    小哀——事不关己。

    这些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有心理阴影的人啊……

    “喂喂,你看看他们,哪里像是害……嘛,算了,你说得对,还是快点结案吧。”

    话到嘴边,我还是改了口,原因只有一个。

    小林老师超害怕啊!

    不但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瞳孔微微放大,连身体都在止不住地微微发抖。

    如果不是人民教师的身份在束缚着她,不许她在孩子们的面前倒下的话,她这会儿怕是已经瘫倒在地了吧?

    几个孩子会不会有阴影我不知道,但放任小林老师这么离开,她绝对是对有阴影的……

    不到十分钟,目暮警官就带着一众手下来到现场了,可惜没看到佐藤警官,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在被阿姨逼着相亲中。

    “从现场来看,应该是熟人作案啊。”作为一个老刑警,目暮警官进到屋子里,只是扫了一眼,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是的,目暮警官。”高木警官一手拿着手账,一边对目暮警官汇报道:“死者名为杉森政人,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为杂志社提供稿件。根据初步的尸检结果,死亡时间已经超过五小时,具体的尸检报告,会在明天出来。”

    “辛苦了。”目暮警官目光沉肃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会去走访附近的居民,看他们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出杉森先生的房间,考虑到杉森先生的工作性质,也不能排除他被自己的采访对象报复的因素,所以针对他近期的采访人,我也会去询问一下。”

    “嗯,现在看来,只能这么办了。”目暮警官想了想,对高木警官的行动表示了认可。

    “我认为可疑的人只有四个哦!”就在目暮警官他们准备封锁现场回警局的时候,柯南一如往常地在旁边插手道。

    “柯、柯南?”高木警官惊讶出声。

    “哦!难道毛利老弟也来了吗?”目暮警官大喜过望。

    “很遗憾,目暮警官,毛利大叔没来。”我耸了耸肩,嘴朝着门口的元太等人努了一下。

    “报警人是我们,第一目击证人也是我们。”

    “啊,是吗,啊哈哈。”大失所望的目暮警官打了个哈哈,随即转头看向柯南:“你刚刚说,可疑的人只有四个?为什么?”

    “你们仔细看看那个电话啊。”柯南手指着电话道:“那个灯在闪烁吧?”

    “嗯?哦,是留言按键在亮。”

    在柯南的提示下,目暮警官和高木警官很快就发现,犯人在电话里面留过言,而且,他还可疑将房间的钥匙留在了桌子上,房间也没有锁门。

    一个人杀了人,又不锁门,又在电话里刻意地留言,能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

    那就是:犯人自己留言,伪造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据,并且希望有人发现这个现场。

    柯南就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中场球员,将球平稳而又快速地传到了前锋的目暮警官脚下。

    “那我们就来听一听,这个犯人到底留下了什么样的留言吧!”从未感觉自己的思路如此清晰的目暮警官十分兴奋,盯着电话的留言键就要按下去。

    从目暮警官热切的眼神中,我大概能想到他是怎么想的。

    以老猎人的嗅觉,从这个伪造的留言中,查出蛛丝马迹,将犯人这只狡猾的狐狸抓到手,实现自己刑警生涯中一大高光时刻!

    还有什么是比这个更令人兴奋的吗?没有!

    然而,目暮警官老猎人的旅途还没开始,就被高木警官把枪缴了。

    “等等等等等一下,目暮警官。”高木十分惊慌而又坚决地制止住了目暮警官的动作,然后轻轻地从他的手中接过了电话。

    “嗯?”目暮警官不解又不满地看了高木警官一眼。

    “额,我们还是边录音边听吧,这样,不但可以反复听,万一……”

    眼看着目暮警官的面色越来越不善,高木警官吓得咽了一口口水,但还是讪讪地笑道:“万一不小心删掉了,我们就有大麻烦了,啊哈哈哈……”

    “听说目暮警官是个机械白痴来着?”我小声在柯南耳边问道。

    “嘛,年级大了嘛,不奇怪。”柯南小声地回到。

    “啊哈哈哈哈……”

    高木警官的话十分有道理,让目暮警官一时间无言反驳,在附和着尬笑了几声后,不得不对他的话表示赞同:“你说的有道理。”

    “那我去找鉴识科的同事借录音机了。”

    “拜托了。”目暮警官的声音很是有气无力。

    “喂,柯南,那个犯人真的伪造了留言吗?”看着柯南带着一副气定神闲的笑意从目暮警官身边走回来,元太连忙问道。

    “不会是犯人故意留下,用来混淆视听的吗?”光彦也不放心地跟着追问道。

    “安心安心,你们看看那边。”柯南指着门把手下面的血迹对几个小孩子笑道:“连自己的手上沾了血都没有发现的犯人,怎么会那么细心地做道那种程度呢。”

    “接下来只要从留言中找出破绽就行了吧?”我向柯南确认道。

    “嗯。”

    “……抱歉。”我刚想继续说些什么,突然,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不得不拿着手机走到一边。

    “喂?草木爷爷吗?”

    “十分抱歉,少爷,这么晚还打扰您……”

    “没关系,有什么事吗?”

    以草木的性格,如果不是出了要紧的事的话,他是绝对不会这个时候打我的电话的。

    “少爷,是这样的,前几天我们这里假装极道中人的保镖,今天又来会社催款了。”

    “我不是说过,先虚与委蛇地应付着他们吗?”

    “是的,我这边一直都是根据您的指示,将这件事拖着的,可是,就在刚刚,那些人中领头的那个人,跟我正说着话,突然就死了!”

    “什么?死人了?”听到这个情况,我不禁微微皱眉。

    “是的。”

    “死的是rb人吗?”

    “不是,我们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他的护照,是一个德国人。”

    “与他同行的有几个人?”

    “只有他一个人。”

    “你们报警了吗?”

    “还没有,出事的第一时间,我就封锁了现场,现在正在等候您的指示。”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十分抱歉,少爷,因为我们这里处理不当……”

    草木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歉意,还夹杂着一丝惶恐。

    “没关系,现在你们什么都不要做,等着我过去。”我沉声说了一句,随即挂掉了电话。

    死了人,而且是外国人,一旦弄不好,就有可能搞成大新闻。

    会社那边才刚刚完成并购重组,一些财务报表之类的手尾估计还没处理干净,这个时候如果让会社跃至台前,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的话,搞不好整个计划都要崩坏。

    不小心处理是不行的……

    “怎么了?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柯南看着我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嗯,没事,我肚子有些不舒服,不能陪着你们了,我先回去了。”我冲着几人【首发网站http://www.2000book.com】,转身就要走。

    “等等!”柯南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眼神异常地锐利:“我陪你回去吧,我刚好也肚子疼,估计是下午咱们一起吃的那个零食不太干净。”

    “诶?明辉同学肚子疼?不要紧吗?”听到我们的话,步美担心地看着我。

    “零食不干净?不会吧?元太明明吃了那么多都没事。”光彦看了看元太,又看了看我和柯南,有些狐疑地说道。

    “那样的话,老师带着你们去诊所看一下吧?”小林老师关心地对着我和柯南道。

    “不用不用!”眼看着连警察的注意力都要被吸引过来了,我连忙拒绝。

    “老师,你们不是还要留在这里给警察叔叔做证人吗?”说着话,我又低头小声对柯南道:“你这个侦探走了,案子怎么办?”

    “按你之前说的,交给鉴识科就好了吧?”

    “那孩子们的心理阴影呢?”

    “这……”柯南一下子就被我的话噎住了。

    “安心安心,我真的只是肚子不舒服,今天不会晚回去的。”我笑眯眯地拍了一下柯南的肩膀,拍着胸脯打着包票。

    “那我陪你回去吧,刚好博士也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得赶快回去给他做饭才行。”

    就在我以为自己搞定了一切的时候,小哀在旁边淡淡地插口道。

    “这……”这次轮到我自己被噎住了。

    “怎么?难道不是肚子疼吗?”

    “啊……是。”

    “有我这个医生进行一对一的治疗,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没有,我是说,太好了,这下我就放心了,哈哈哈……”

    “嘛,既然有灰原看着你,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你赶紧处理好自己的肚子,可别再回来晚了,惹小兰生气了,祝你好运。”这次换成柯南拍了拍我的肩膀,脸色挂满了玩味的表情。

    “那,小哀,我们走吧。”

    “嗯。”

    “柯南,目暮警官那边……”

    “安心地去吧,我会帮你说的。”

    “呸,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么。”

    ……………………

    “呐,小哀,你还生气吗?”

    走在夜晚的大街上,冷风迎面吹来,丝丝凉意顺着衣缝攀附上我的肌肤,成功地激起了我一片鸡皮疙瘩。

    “什么?”

    “我那天真不是有意偷听你们说话的,而且说实话,我其实也没听到什么……”

    我有些讪讪地用手指挠着脸,不太敢去看小哀的表情。

    “那种事情随便怎么样都好了。”

    “哦哦,那也就是说,你已经不生气了?太好了。”我忍不住喜出眉梢。

    要不是现在有急事要处理,我一定要拉着小哀喝一杯。

    “无聊,我生不生气,又有什么关系。”小哀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很有关系,对于我来说,十分有关系。”我扭头看向小哀,认真地说道。

    在我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什么,比我身边的这个人更重要了。

    大街上车来车往,霓虹闪烁,好似一条奔流不息的彩带。

    压马路的我和小哀两个人,跟东京这个喧闹的大都市比起来,就像两粒不起眼的尘埃。

    渺小到什么时候消失了,都不会有任何人注意。

    “……嗯。”

    又走出十几步,小哀轻轻的应诺声才姗姗来迟。

    清冷的声音中,罕见地带上了几分柔和。

    “对于我来说,也一样。”

    “小哀。”我感动地轻轻握住她的小手。

    对于小哀这种情绪内敛的女孩子来说,让她直接说出这种话来,实在是太难了。

    刚才要是有录音就好了,可恶。

    “所以,虽然只是小小的肚子疼,但你的身体本来就是有问题的,任何的事都不能大意,一定要好好查看才行。”

    “诶?”

    “诶什么诶?你不是肚子疼吗?现在不疼了?”小哀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疼?啊疼!疼疼疼疼疼!!!”

    反应过来的我,赶忙捂着肚子开始做起样子来,同时在心里不停地想着,要怎么才能从小哀的身边脱身。

    “疼成那样,看来很有可能是急性肠胃炎,要赶紧吃药才行。”说着话,小哀伸手就要拦出租车。

    “不不不,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上厕所!”

    趁着小哀没反应过来,我拉起她的手就跑了起来。

    “就去前面那家寿司店吧!”

    “喂,等……”

    “欢迎光临!”

    “老板,给我一份超豪华双人寿司套餐!还有,您这里厕所在什么地方!”以最快的速度闯进寿司店,我连珠炮地对着迎上来的店员说道。

    “啊,在楼……”

    “楼上是吧!小哀现在坐着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不管身后所有人的反应,我在一阵鸡飞狗跳之中飞奔上楼,然后对着二楼厕所对面的窗户,就是一个信仰之跃。

    这家寿司店只有两层楼真的是太好了……

    十几分钟后,我出现在了一栋大厦的门口,早就等候在那里的管家迎了上来。

    “爷爷,我想死你了!”

    先是装出一副孙子来公司找爷爷的样子给保安看,然后我一边快步走进去,一边向管家确认着情况。

    “那个人现在在办公室?”

    “是的,现场除了我,没有人进去过,死人的事情,在这之前,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这种事瞒不住的,他的同伙肯定有人知道他的行踪的。”我摇摇头:“总之,先让我看看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大厦的二十五层,才刚刚成立不久的三森会社的社长办公室里,一个一米八几,身着西装的大汉面部朝下倒在地上,嘴角还残留有些许的唾液。

    “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吗?”我仔仔细细地绕着尸体走了一周,没有发现任何的伤口和血迹。

    “我们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草木管家摇头道。

    “你们是正说着话,他就突然倒下了?”我一边说着话,一边轻轻地反转过尸体,发现那个人一支手死死地抓着自己心脏的位置。

    “是。”

    “他的身份,你们已经查明了吧?”

    “这个人叫唐尼·帕拉蒙,35岁,以前在阿富汗革命统一战线当过雇佣兵,三年前退役,加入守护之盾公司,专门负责达官显贵的贴身护卫工作。”

    “嗯,这个人有什么病史吗?心脏方面的。”

    发型很整齐,袖口很干净,指甲也很干净,说明这个男人是一个相当重视个人卫生的人,领带上的领夹虽然不起眼,却是金的,手表是精工出品的机械表,虽然名声不如劳力士,精度却很高。

    不管怎么看,这个男人都相当符合欧美绅士的标准,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

    “这个嘛,从他的资料中,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记录,也没有什么病史。”

    “没有病史却突然猝死?”

    我翻了翻尸体的口袋,没有发现什么应急的药物,他的嘴里,也没有任何的异味,脸色微微泛白,是正常的死尸颜色,从表面上来看,也看不出什么中毒的痕迹。

    “嗡……嗡……”

    就在我查看尸体的时候,一直恭立的一边的草木管家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见我微微点了一下头,草木管家向我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眼神,微微躬了一下身子,便接起了电话。

    “喂……什么?我明白了,我知道了,让那些人上来吧。”

    “怎么了?”看到草木有些微变的表情,我抬起头来看着他。

    “少爷……”草木管家罕见地踌躇了一下,然后轻声对我说道。

    “警察到了,有人报了警,说咱们这里死了人。”

    “……呵。”

    听了草木的话,虽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有一点我现在很清楚。

    我们被人做了套。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