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父子俩互相背刺

虽然半泽的日文书写经验是零,但由于日语脱胎于汉字外加之半泽长年练习硬笔书法,所以他书写的日文字体依旧相当漂亮。

字体的形状除了间架结构有些许问题,笔画的笔锋,连贯性,流畅性在半泽的书写下无不透露着大家风范。

由于书写的极其漂亮,大多数人在观画之余甚至忘记了她们在录制节目。

或讨论半泽一半写实一半漫画的惊奇创意,或讨论半泽那远超同龄人的书法造诣。

一直待半泽全句写完,众人不禁笑出了声——现在半泽书写的内容不是在变相的嘲讽主持人野原新之助怕老婆吗。

我凸(艹皿艹)。

野原新之助目眦欲裂——眼前从小看到大的教子在背刺他!

这孩子画画画的超级好就不说了,连写字也写的超级好了。

这不科学啊。

我认识的直树不是这样的!字写的比狗啃还难看好不好!

不对,不对,现在更应该关注的是,这小子在当众讽刺我怕老婆。

“谁说我怕老婆啊。你小子别胡说八道。不对,我还没结婚呢。直树你这用词有问题!”

野原新之助清醒过来,反驳道。

半泽直树站起身放下画板,嬉笑回应:“我们得从长远考虑,还是说教父是只打算交往不结婚吗?教父,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您不会是从一开始就抱着和教母玩玩的打算。”

“谁说的,你不要血口烹人,我对遥认真的。我只是在纠正你的说法。恋人不是夫妻,你需要……”野原大囧,满脸涨红!。

半泽直树咄咄相逼,继续说:“我不管这个我就问你你是想和教母变成夫妻还是就只做恋人。回答不出,回头我给教母发微信就说你不爱他和你早点分手。”

“你……小子有大有小吗?这是在录节目知道吗?导演,先暂停录制。我必须这孩子单独聊聊。这孩子犯病了!”野原新之助撸起袖子做威胁状!

半泽无视野原的威胁“导演,手机有吗,我想现场和绫濑遥教母连线。我觉得这样做节目效果会更好。”

“呀,小子,你真想断交父子关系是吗?”

见半泽对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且节目组导演嬉笑的真拿出了手机,野原急了。

这真要那小子在现场打电话到绫濑遥那儿,他危矣!

半泽直树戏谑说“回答个问题而已,夫妻还是恋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教父,你不是男人嘛?是男人就回答问题啊。”

“你。”

野原新之助单手捂脸,脸更红了。

他是做梦都没想到最近这些年愈发内敛的教子会忽然如此有“攻击性”,这是报复吗?报复自己刚才数落他。这小子简直是逼他在所有人面前示爱啊。

“夫妻!”

他老脸红润的回答道。

话音落下,一时间整个摄影棚都是口哨起哄声。

“这就对了了,那成为夫妻后呢,钱包全部给吗?给还是不给。”

半泽直树面露微笑却没选择见好就收。

“你小子别得寸进尺啊,这轮不到你管。”

野原新之助脖子都红了,这算是什么事!这小子竟然连婚后私房钱的去处都要他公开。

半泽摊摊手,做不屑状“说白了还是不够爱,哎教母,干脆分了吧。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喜欢。我帮你鉴定完毕了。为了你,我决定和教父撇清关系。不过我俩的关系可不能断。”

半泽直树耸耸肩,看着镜头隔空对绫濑遥喊话。

没的说,

他现在的云淡风轻和恼羞成怒的野原新之助形成强烈对比,一时间整个摄影棚再次化为了欢乐的海洋。

女嘉宾们笑的花枝招展,搞笑艺人们则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节目组的导演目光发亮的打量半泽只觉得这一块待开发的宝藏。

一直以来在录制节目的时候从来都是野原让别人吃瘪。

能让野原吃瘪的,在整个日本娱乐圈,目前也就塔摩利和秋刀鱼。

野原这教子人才啊!

好好培养,未来必成综艺节目一大牌面。

…………

…………

摄影棚内的笑声因半泽的调侃足足持续了一分钟。

包括卫宫士郎在内的几人都笑的挺不起腰杆了。

节目是最后在场务的调停下才再次恢复的正常录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