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浓眉主持好吝啬

“你要画画?确定?不是逗我?”

待半泽主动示意自己和桐谷和人比试,主持节目的野原新之助立时呆愣。

作为半泽直树的教父,直树这孩子有几斤几两,老新非常清楚。

和他妖孽的哥哥不同,这个孩子虽然有正义心有使命感,但在各方面的才华和能力上都远不如其哥,除篮球和文学外,其他的东西都是喜欢的学,不喜欢的弃。

小时候野原新之助还曾带着半泽去参加过艺术培训班,结果后者就因为不喜欢画画把那家机构的墙壁给涂成了远古壁画。

画风非常惊奇竟然把他小时候光着屁股的模样都画了上去!

如此仇画的人现在竟然告诉他,他要画新垣结衣和樱岛麻衣。

这是要闪瞎他的钛合金狗眼吗!

“我怎么敢逗你呢,我还指望您发我零花钱呢。”

半泽直树吐吐舌头卖乖道,他从老新的神色中看到了惊讶。

由此判断,原主在美术的造诣上必然挺差。

但是话已出口,半泽也不能收回,只能见招拆招硬上“这样行吗?我要画的不好,你给我的零花钱减半如何?”

从原主的日记里,曾明确记载过野原新之助会每月给原来的半泽打零花钱,三万到五万不等,出手相当阔绰。

“好,导演给他画板和画笔。你要是真画好了,这个月零花钱加倍。”

野原新之助上下又打量了一番教子确认半泽的确不是和自己在开玩笑后,允诺道。

为了让所有人不对半泽画的东西太过期待,野原新之助直接把小时候自己带半泽去绘画学堂,半泽却因为不喜欢反而在学校墙壁作画的事情给爆料了出来。

半泽直树听着野原新之助这么说,不由的眼珠子瞪大。

他是真没想到原主和自己有那么大的区别!

半泽目瞪口呆,可其他的嘉宾却听得欢声笑语。

新垣结衣和樱岛麻衣两个女生交头接耳的看着半泽脸上全是笑意。

最可怕的是,卫宫士郎这混蛋哪壶不开提哪壶!又说起了前任半泽前些年做出的一件疯狂事。

“前辈,你这个只是小巫见大巫。小树的胆子是出了名的大。您还记得我的同学泽光吗?”卫宫士郎以一幅和半泽很熟悉的模样,插话说。

老新回应说:“记得啊,怎么了。那个又高又帅的男生对吧。”

“是这样的,当时泽光的父亲在外面做了对不起泽光妈妈的事。还打了泽光,小树气不过就带着泽光想报仇,你们绝对想不到,当时才12岁的小树,可以有那样的创意!”

“怎么创意了!”

所有嘉宾好奇的看着卫宫士郎,包括半泽。

“他对着泽光家的洗发露动手了。”卫宫士郎顿了顿,又看了眼表情淡定的半泽直树,见对方也不阻止,忍着笑说:“他竟然买了一瓶脱毛膏给全挤进了洗发露。然后让泽光的爸爸洗头。”

“!!!!!!!!”

全场集体倒凉气,半泽直树作为穿越者也不由的被这创意给吓着——洗发露放脱毛膏?

这创意忒绝了!

“后来怎么样?后来怎么样?”搞笑艺人正南强忍着笑追问道。

“正南爸爸和外遇分手了。头顶掉了不少头发!”卫宫士郎憋着笑,一脸的冷俊不禁。“事后,直树还告诉我,以后我爸要出轨也可以用这招。他还给那瓶洗发露取名了,叫《斩草除根露》”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摄影棚内,笑声立时响成一片,被两年前半泽的惊才绝艳给服的五体投地。

野原新之助来到半泽身旁,一边笑一边问:“儿子,你说说感想吧。作为斩草除根露的发明者。”

“…………”

半泽掩面无颜见江东父老!

“老婆,我保证以后全心全意的爱你不让咱儿子有机会用他的独家秘方。”

野原新之助见半泽不回话,面对镜头自我圆场。

而他的这番话立时也引得现场笑声更甚!

半泽从单手掩面改为双手——

只感觉自己今天来电视台是件错误!

原主的创意!不是我的!

狗屁的斩草除根露!

…………

…………

小插曲过后,野原新之助对节目就开始控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