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这是要把我发配边疆吗

“您怎么回事,难不成被欺负了,被打了!?”

见李植树撞进自己怀里,原主的父亲半泽建一出自同性相斥的不习惯,却又交织血缘里的亲密,终究是把刚才还心中积攒的怒火给憋了进去。

直树这孩子虽然叛逆惹事,但却不是说哭就哭的人。

如今这么失态显然是吃了大亏。要真的是吃亏了,他绝不能坐视不理。大儿子天树太过优秀和独立,也致使了他在小儿子身上才能更多的找到优越感。

而这个时候由于男人说的是日语,李植树也终于意识到了——此父非彼父!

这个男人估计也就是和原来自己的父亲长得像而已。

可是骨子里却是个异世界的日本人!

一时间李植树不由得感到有些丢人!同时唏嘘自己的失态和失去理智,这多大的人了竟然还抱着一男人哭!

另一边,听了对方的话,李植树骤然知道了自己今天对四宫辉夜做的事情露馅了。

“您知道了……?”

李植树面露几分尴尬,心虚的问道。

“怎么能不知道,那个圈子的孩子不是在秀知院就是在英德学院。你上午做的事,我下午就知道了!不过先不说这事,你到底事发生什么事了,竟然哭成这样,你妈妈死的时候都不见这样。还是说,你难道又被那个女人伤了!?。”

半泽建一听李植树这么问,反问道。

说到最后,却是挽起袖子眉毛,一副斯巴达勇士找五十万波斯大军麻烦的架势。

很显然,这位半泽建一也是知道原主和霞之丘诗羽之间的那点破事!

而看着原主父亲这番霸气模样,那不知年轻了多少岁的面容,恍惚间,李植树再次有一种生父和这位父亲重合在一起的既视感。

“没有事,都不是。就是许久不见你……高兴。”

半泽建一张了张嘴,看着二儿子无语了。一脸的“你小子这小子没病吧”的表情。

好半晌过去,他拍了拍李植树的头,“真没事?行,你不说也行,反正你现在大了,和你哥一样整天闹独立。不和我说,就不和我说,但是今天你不说,我还是有事要找你的!我们来说说你学校的事情!”

见状,李植树点点头。继而就拿起包里的钥匙开了公寓的门。

步入屋内,首先印入眼帘的是玄关,紧接着是一条大概三米长的走廊。

李植树脱了鞋想找拖鞋,却愕然的发现公寓的鞋架上没有拖鞋!?

无法,他只能穿着袜子直接踩上了微冷的地板。

旁边的半泽建一却是见怪不怪,见李植树慢吞吞的,还推了他一把,让他别磨叽。

无法,李植树最后就这么被半推半就的推进了屋子的客厅,这一进屋,后者是又被屋里的陈设给吓住。

客厅很大,是一个和开放式厨房的休息空间。

其中有一面墙整幅画是壁画。

另一面墙则是电视墙和电视柜,上面放着一台42寸的超大眼镜电视、配套的还有极其专业的音响和ps3游戏机。

除此之外客厅的正中间是三个印有篮球花纹的小沙发和一个篮球形状的棕黑色茶几。

正中间的吊灯也是篮球式样的。

由此可见,这屋子的主人绝对是爱篮球成魔!

不过最夸张的还是那面壁画,画的内容是一个红发青年隔扣NBA的传奇球星大鲨鱼奥尼尔的场景!

我去!难道这是奥尼尔被樱木花道骑扣了!

怔怔的看着画面中的红发男子,李植树不禁又被面前的画面所震撼。心头甚至在那一刻还卷起了“教练,我想打篮球”的热血。

不过还没等他欣赏完壁画的细节,他的后脑勺就被来了个暴戾。

“你小子找你谈话还想着篮球呢!天天看看不腻啊。怎么不见你在读书上这么用功!”

半泽建一气鼓鼓的又推了一把李植树的后背,责备道。

这般说着,他坐在了最中间的沙发上,同时从公文包内取出一份文件放到了茶几上。

李植树也随之坐下,顺手把文件拿起一看,脸色立即变得古怪起来。

手上的文件是一份学校简介,名字他还很熟。

湘北高等学校!

“这是你最爱的球星,樱木花道的母校。也是目前国内最好的篮球名校之一,暑假过后你就转到神奈川吧。读湘北初等学校,那里高手多,更助于磨炼你的球技。而且对学分的要求也不高。你现在这种成绩你自己清楚。这下随了你的意吧。”

李植树目光呆滞:“????!!”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还不愿意。不过不愿意也由不得你。本来还能拖拖的。但现在学校里的学生怎么看你的你还不知道吗?我知道……你想带你们篮球队在夏季联赛获得优胜,但也得你们那个队伍有这个水平啊。”

看到李植树发怔,半泽建一继续陈述,“更何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学校的学末测试……你觉得你能合格获得参加比赛的资格吗。别忘了秀知院没有补考!你这次考的这么差,接下来四次考试只有全部合格才能不留级。”

“你怎么不说话了。还是高兴坏了觉得能去湘北高兴傻了。”

半泽建一苦口婆心的说了老多,但李植树看看半泽建一,又看看手上的学校介绍书。

有口难言。

为您推荐